今晚在篮球场看了一个乐队的表演,想了想曾经的自己,想哭又想笑。

曾经的我对于音乐是充满了激情。高中的时候,酷酷的加拿大外教 Evan 走进了我们的生活。看到他拿着吉他弹唱英文歌,我瞬间被秒杀。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我面前弹吉他,也许就在那一刻,我就下定决心要学习弹吉他。高中的我没有太多时间,我对吉他的喜欢也只能停留在表面。怀念那时上网吧的时候,我看了大量的吉他视频,郑成河的居多,他跟我同岁,人也帅,我就把他当做偶像。下了好多吉他曲子到手机里面,安静的时候深深地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幻想着有一天能同他一样,弹得一手漂亮的吉他。

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说服了母亲大人拿下了真正意义上属于我的第一把吉他。那是一把雅伊利 YD-25,记得当时花了 1900。我很想感谢自己的母亲,很多时候,基本上是任何时候,她都是支持我发展爱好的,心理上,经济上~暑假没别的事,就是疯狂的练琴,疯狂的听歌。功夫不负有心人,勉勉强强拿下了一首押尾的《Wind Song》,这也是他最简单的一首了吧。

大一。貌似刚开学就看到操场上有吉他协会的在弹琴,很酷,技术很好。加入吉他协会是自然而然的,跟大家一起学习才能快速进步嘛。对了,还有学生会。我记得还参加过半学期的学生会文艺部,在一个并不成功的迎新晚会上和另外两个同专业的同学表演了一首超级不成功的天使。那真是一次惨痛的经历。不过那是我第一次登台,只记得灯光晃得我眼睛好痛,只顾着一直扫弦,因为看不到观众,所以没有紧张。学生会只是一个小插曲,因为跟大部分人都合不来,世界观也不同,没过多久我就退出了。吉他协会在大一上学期举办了一场民谣夜,第二次登台,我和一个南区的女生合奏了一曲押尾的《Twilight》,很美的曲子,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一首,不过弹得太多,都有些听腻了。大一下学期,庸庸碌碌,匆匆忙忙,空闲的时候练琴。左练一首,右连一首,貌似没有一首能够完整 cover 下来的。这种状态出现在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东一笤帚,西一扫帚,对我来说转一一件事情好难。

大二。脑残的我木吉他还没弹好就又烧钱买了一把电吉他,Epiphone LesPaul
Standard。买电吉他跟玩Band好像是顺理成章的一样,于是伙同几个小伙伴在坑了一个人的前提下组建了我的第一个也极有可能是最后一个乐队:Firework。当时的自己充满了激情:咨询前辈,找房子,借音响,买设备,等等。哈尔滨的冬天好冷,不过那时的自己每天往返排练室和宿舍几个来回都不会觉得累。辛苦的训练。乐队的每个成员都不是那么成熟,所以很多困难。不过那又怎样,自信心爆棚简直就是我当时的写照。一个月,排练了三首歌:《Sparks Fly》,《我最亲爱的》,《Sweet Chile O’
Mine》。好吧我承认,第三首只拿下了开头,因为前奏实在是太美了。11 月,吉他协会举办的摇滚夜。乐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登台。弹错,节奏快,破音。原来排练室排练和登台真的不是一回事儿。这一次登台以后,大家都在忙活着个人的事儿,就再也没有排练过。大二上学期结束。

今年寒假。在家中反省很多。综合了好多因素,还是决定暂时把音乐这个梦想放一放。想想自己,再想想今天舞台上表演的乐队成员们,他们的内心一定是强大的。他们曾经一定也像我一样迷茫过,不过却没有因为其他原因,对自己坚持的梦想说NO. 我承认我是一个失败者。连吉他也笑我,笑着摔断自己的脖子,拒绝我再碰他。

不过还好,曾经拥有,总比没有追求过要强一百倍。

Firework,你会像一个符号一样,永远存在于我的心中。